万通证券股票开户

新笔趣阁 > 网游小说 > 我在东京教剑道 > 正文卷 080 我桐生和马,绝不和你同流合污
    和马心想,竟然真的姓上杉,这越后之龙难道还是个遗传下来的头衔?

    不过上杉家家系复杂,而且当年明治维新要求所有人都必须有姓的时候,基本祖上能和上杉谦信扯上关系的人统统都姓了上杉……

    至于老头的身份,应该是和马到现在为止听到的最简短的身份了,之前这帮极道,头衔一长串,仿佛生怕短了丢人。

    结果真大佬头衔就六个字。

    当然,这个“总长”前面肯定是要空一格的,这个空格算上去也就七个字。

    从对方打招呼的口吻看,和马判断老头不是来找事的,大概率也是要招募自己。

    刚刚自己这一轮“你的剑没有心”的嘴炮,貌似刷了一波大佬的声望?

    这可太好了。

    和马暗暗捏了一把汗,刚刚嘴炮要是嘴炮错了方向,让老头怒了,这就不好办了。

    他瞥了眼老头的剑技等级,户山流91……嗯,是惹不起的等级。

    作为一个练剑道的,和马知道这个户山流其实就是旧日本陆军的官方剑术,户山指的是日本陆军户山军官学校。

    结合老头的年龄,嗯……和马默默的决定,绝不拜入这老头门下,拿多少诚意都没用。

    而且将来,不管是作为警官斩杀极道,还是作为上辈子的中国人来讨还公道,我桐生和马必斩你于刀下。

    和马战意高昂,两世为人的经历在这一刻融合在一起。

    不用冥想和马都知道,临时BUFF已经来了。

    就是不知道靠着这个BUFF,能不能抵消85级的等级差,以及那一串BUFF。

    不过对面似乎误解了和马突然爆发的战意,哈哈大笑起来:“桐生君,不用如此戒备,我只是个路过的钓鱼老翁罢了。”

    和马这时候,也是胆子大,毕竟也是担人冲阵、跨过了生死界线的人。

    他这时候竟然直接接了一句:“普通的钓鱼老翁,可不会背负这样深重的业。”

    话语一出,在场的极道一片哗然。

    宗一郎身后还没自报姓名的“永世拳王”怒喝:“你这家伙!”

    宗一郎回头轻轻一句:“闭嘴。”

    拳王立刻闭上嘴,恢复刚刚的站姿,但是目光比方才凶狠了十倍。

    上杉宗一郎盯着和马,完全收起刚刚那和善老爷爷的表情,完全切换成了关东联合总长上杉宗一郎。

    “业啊,”宗一郎反绉着刚刚和马的话,“还真是从完全意料之外的人口里,听到了完全意料之外的词呢。”

    和马不信佛,他这时候突然说出“业”这个梵文,是忽然想起昨天晚上他穿过滂沱雨幕慷慨赴死的路上,看到的那尊地藏菩萨像。

    现在回想起来,全黑的夜色中,地藏菩萨那红色的围巾实在是显眼得不自然。

    所以话语就这样自然而然的出口了。

    反正上杉宗一郎,不管是作为极道的首脑,还是曾经的旧日本陆军军官,手中的血债肯定不会少。

    和马的金手指要是能看到业,只怕上杉宗一郎的“业”会多到这小小的道场根本容不下吧!

    桐生和马昂首挺胸,直视宗一郎,那纯粹炙热的目光,审判的利剑。

    上杉宗一郎沉默着,同样目光如炬。

    这是年轻的孤龙与年老的越后之龙的直接对决,两人散发出的气势,一瞬间就压倒了在场的其他人。

    不对,和马心想,我才是真正的龙的传人,在我面前,你也算龙?

    你不过是对真龙的拙劣模仿罢了!

    伪物终究是伪物!

    这个想法产生的刹那,风从道场外灌入,院中的樱花树在风中狂舞,大量的樱花瓣落下,在阳光下仿佛点点龙鳞之光。

    风吹落樱,在空中舞动,看着就像樱龙穿过庭院。

    **

    警视厅,鉴证科实验室。

    一等鉴证士佐佐木忽然抬起头,停下手里的分析工作。

    “什么声音?”

    他的搭档佐藤鉴证士也抬头聆听。

    确实,实验室里好像有种若有若无的嗡嗡声。

    佐藤:“蚊子吧,或者是苍蝇。他妈的才装的紫外线驱虫设备一点屁用没有,我去拿电蚊拍。”

    **

    桐生和马完全不知道鉴证科发生的小插曲,他全神贯注的盯着上杉宗一郎,散发出绝不输给对方的凛冽气势。

    气氛非常的紧张,以至于和马自己都认为,下一瞬间上杉宗一郎就会夺过旁边木村信盛的竹刀冲上来。

    但是他完全没有退让的打算,不管是作为桐生和马,还是作为王健,都完全没有!

    我无法选择穿越的时代的目的地,但我可以选择我作为穿越者的生存之道。

    金陵岂是池中物,一遇风云变化龙

    我已经见过风雨了!

    突然,屋外虽然是晴天,空中却响起炸雷,电光闪烁。

    **

    送报男孩纯太结束了今天早上的打工,背上书包蹦蹦跳跳的走上了上学路。

    今早送报时候遇到吓死人的极道的事情,已经被他抛到了脑后。

    突然,他听见雷声,于是疑惑的抬起头。

    奇怪,晴朗的天空中竟然以后闪电,仿佛掠过天空的游龙。

    这奇景只持续了一瞬间,纯太盯着又恢复正常的天空看了几秒,带着不可思议的表情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他收回目光,正要继续上学路,却猛然发现路边的地藏菩萨的红围巾,在晨光中异常的耀眼。

    ——咦,这里原来有一尊地藏菩萨吗?

    地藏菩萨沉寂无声,本来石头也不会发出声音。

    **

    上杉宗一郎忽然大笑起来:“很棒,太棒了!大作!看到了吗!这就是我一直在寻找的!”

    被称作大作的“永世拳王”大惊:“老爹!不不!不能这样!这会引起血雨腥风的!关西甚至广岛的家伙们可是在盯着东京,随时随地都想挤进来啊!关东联合在这种时候爆发内乱,会给他们可乘之机的!”

    “我不在乎!”上杉宗一郎掷地有声的说,他用狂热的目光看着和马,“太棒了,这正是我一直在找的昭和精神,战后世代都太软弱了!而他,才能传承我的衣钵!少年!成为我的关门弟子吧!我的绝技,我的财富,还有地位!我可以全部传授给你!”

    在场所有人都一片哗然。

    和马却冷冷的回应道:“我拒绝。”

    场面一下子跌入到冰点。

    上杉宗一郎脸上还残留着方才的狂喜,混着难以置信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?”他问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。”和马掷地有声的回答,“我说我拒绝。你的绝学,应该永远断绝在这个世界上。正是因为有你这样的余毒,这个国家才不能真正获得新生。

    “正因为你们这些旧世的余毒,这个国家才不能走上未曾设想的道路!

    “我桐生和马,绝不和你同流合污。”

亲,点击进去,给个好评呗,分数越高更新越快,据说给新笔趣阁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!
万通证券股票开户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:http://m.hnw55.cn,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,无广告清新阅读!